金融如何服务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以石家庄市藁城区为例

2017-08-19  

金融如何服务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以石家庄市藁城区为例-银行频道-和讯网

  藁城是石家庄市重要粮食主产区和农产品(000061,股吧)加工区,正处在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时期。人民银行藁城支行就金融服务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问题进行了专题调研,并就发展中面临的问题提出以下对策建议。

  针对金融服务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践,藁城区作出了以下五点示范。

  一是采取有效措施,鼓励和引导涉农信贷投入。藁城区先后出台了《藁城区中小微企业助保金贷款管理办法》等诸多政策文件,极大地调动了金融机构积极性,贷款规模保持较快增长。

  二是持续加大“三农”重点领域信贷投放力度,支持现代农业适度规模经营。藁城区涉农金融机构加大对种粮大户、粮食储备企业和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的支持力度,较好地满足了农民多样化的金融需求。

  三是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撬动作用,探索建立贷款风险补偿机制和创业担保基金。为有效解决小微企业贷款难、担保难的问题,藁城区出台了《藁城区中小微企业助保金贷款管理办法》,由区财政出资1000万元设立贷款担保基金,建设银行放大10倍为“中小微企业池”中的企业发放贷款;出台《藁城区创业担保贷款实施方案》,由区财政出资200万元作为风险补偿基金,河北银行放大5倍为从事个体经营、合伙经营创业者发放创业担保贷款,贷款利率在基准利率的基础上上浮不超过3个百分点,由财政部门给予全额贴息。

  四是推动政府“增信”,助力美丽乡村建设。藁城区先后出台了支持美丽乡村建设发展的意见,区政府出资11亿元,组建了3家建设投资公司;设立贷款风险补偿基金1200万元,并与农业发展银行藁城支行、建设银行藁城支行、农业银行藁城支行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授信23.52亿元支持美丽乡村建设。

  五是以电子渠道为平台,农村金融服务呈现新气象。藁城区金融机构加大自助银行、自助终端机具的营销、布放,使农民足不出户就享受到方便快捷的现代化金融服务。

  但藁城区在金融服务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仍遇到了不少问题。

  一是信贷供给不能满足“三农”融资需求。这其中又包括,期限不匹配。现代农业厂房、大棚、农机设备等投入产出周期较长,尤其是部分种植业需要3-5年期限甚至更长。据调查,在藁城区13家银行业金融机构中,除藁城信用联社提供3年期限农贷以外,村镇银行、邮储银行多以1年期及以内的短期贷款为主,难以满足现代农业经营主体中长期资金需求。其次,信贷品种单一。发放的农业贷款仍以小额农贷为主,其贷款期限、额度和方式都很难满足现代农业发展的需要。再者,资金需求与金融机构信贷审批手续节奏不匹配。农业发展受季节性影响明显,资金需求具有“短、急、频”的特点,而金融机构信贷审批手续相对复杂,难以提供与之相适应的信贷服务。

  二是部分金融机构信贷审批权上收,“三农”业务开展受限制。国有商业银行对县域分支机构进行了整合、撤并,并集中上收了信贷资金的审批权限,造成县域分支机构仅有小额质押贷款权限和额度较小的个人消费贷款权限,支持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作用得不到有效发挥。

  三是金融风险保障机制不完善。一是缺乏抵押资产。据调查,受地方政府相关配套制度难以落地、“两权”抵押贷款缺乏完善的法律法规及制度保障等因素影响,辖区13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发放贷款的标准仍是传统的抵押贷款,甚至只用国有土地使用权作抵押,没有一家金融机构开办“两权”抵押贷款业务。二是涉农信用担保机制有待完善。目前,地方政府还没有专门针对农业方面设立风险担保基金,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金融机构融资意愿。三是农业保险体系缺位。据调查,藁城区农业政策性险种主要有小麦、玉米种植、育肥猪、能繁母猪和奶牛养殖保险,其他如养鸡、蔬菜种植等则不属于保险范围,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金融机构评估家庭农场的风险等级,使农业贷款难以通过保险和再保险释放风险,成为银行“惜贷”的重要因素。

  四是农村金融信用环境较差。农村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农民信用观念比较淡薄,经营亏损后逃、废、赖债行为普遍。信用村、镇评选工作进展也相对缓慢。虽然藁城农村信用联社以“双基”(基层村委会、基层信用社)共建为抓手,但由于藁城农业人口多、采集农户资料繁杂等诸多原因,截至目前,藁城仅有系井村被评为信用村。

  针对藁城区在金融服务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遇到的问题,笔者给出以下四点建议。

  一是加强“窗口指导”,引导资金向“三农”倾斜。引导各金融机构认真落实国家货币政策,优化信贷结构,,重点加强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支持力度;对金融机构信贷支持情况给予奖励,激励金融机构支持“三农”发展。拓宽金融服务领域。各金融机构要也主动走进市场,走进客户,主动营销。通过举办银企洽谈会、“三农”知识进“金融超市”等宣传形式,听取农村企业意见和建议,了解农户贷款需求,履行金融服务职能,支持现代农业发展。

  二是创新多元化的农村金融产品和服务体系,为金融支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造条件。加大农村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创新,加快制定农村各类产权抵质押贷款管理制度,包括允许种粮大户、专业合作组织、龙头企业等以转入土地的流转经营权抵押贷款,农房抵押贷款,大型农用生产设备抵押贷款等。同时,构建有竞争性的农村金融组织体系,为金融支持土地流转提供组织保障。

  三是积极探索建立分散的农村金融风险机制。首先要由地方政府和各级部门共同出资,建立小额农贷担保基金,用于因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补偿,同时对部分小额农贷项目提供担保。其次要在农户联保的基础上,建立专门为“三农”服务的贷款担保中介机构,增强金融机构对“三农”贷款的信心。国家还要对农户小额信贷形成的亏损,给予部分财政贴息,出台一定优惠政策,减免营业税和所得税,提高其风险承受和处置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