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深入推进司法体制改革 各项配套改革已全面启动

2017-08-21  

云南深入推进司法体制改革 各项配套改革已全面启动

院长庭长入额须带头办案

启动司法体制改革以来,各种积极变化十分明显——

试点法院回归办案本位,优秀人才向办案一线流动,一线办案力量增加20%左右,85%以上司法人力资源配置到办案一线。

法官办案主体地位得到确立,院长、庭长不再签发未参与审理案件的裁判文书,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数大幅减少,司法队伍专业化、职业化水平正在提高。

改裁判文书“审签制”为“签署制”,体现了法官审理案件的亲历性和在裁判中的主体地位,真正还权于法官和合议庭。

现在,基层法院法官独立签发裁判文书比例达98%,院长、庭长带头办案已成常态,审判团队和专业法官会议逐步建立并开始运行,总体上实现了入额法官“独立办案、独立担责”的改革目标。

数据显示,改革后,案件审判质效明显提升。上半年,全省法院受理案件342232件,结案205267件,同比分别上升15.48%和14.96 %;全省法官人均办案量从去年的68件上升到今年的111件;审限内结案率、服判息诉率明显上升;信访形势明显好转,信访总量逐年下降。

改革办法要求,院长、庭长入额须带头办案。特别要结合自身专业背景和个人专长,带头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新类型和在法律适用方面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案件。“院庭长带头办案,不仅是优质司法资源回归审判一线的重要体现,而且对于保持队伍稳定、促进法官成长具有明显的示范导向作用,对于推动司法体制改革向纵深发展意义重大。”张学群说。

8月19日召开的全省法院司法体制改革座谈会,通报了省高级人民法院及各中级法院入额院领导办案情况:省高级人民法院及各中级法院入额院领导共113人,今年1至7月,共承办或参与办理案件2618件,人均23件。全省各级法院入额院领导都开始回归一线办理案件,院领导办案已开始趋于常态化。

法官权力大了,责任也大了。但入了员额是否意味着法官权大无边、高枕无忧?显然不能。2017年8月3日,省高院出台实施了《云南法院员额法官退出暂行规定》,规定员额制法官退出的五种情形,其中有这样的表述:高级法院入额院领导、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厅级干部、庭领导以及员额制法官连续两年办案数量低于相关规定的,应当退出员额;因重大过失或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办理案件出现重大瑕疵且造成严重后果的,因重大过失致裁判错误造成恶劣影响的,因重大违纪造成恶劣影响的,应当退出员额。

员额制改革使法院把工作重心真正放在了办案上,不仅提高了司法职业化的水准,也明确了法官的司法主体地位,让司法责任制能够更好地落地生根。

向着公正高效权威迈进

让公平正义照亮每一个心灵

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是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作出的重大部署。三年来,我省法院系统司法体制改革围绕这一目标砥砺前行,努力筑牢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为了激励和引导法官公正执法,省高院深入推进司法人员分类管理,正抓紧出台办案绩效考核办法,综合考虑案件数量、难易权重、发回改判率等关键指标,科学评价法官工作业绩,以此作为员额进出的重要依据。还将尽快启动法官助理、书记员单独职务序列管理改革,组建灵活多样的专业化办案团队,建立法官和司法辅助人员双向选择机制,赋予法官对司法辅助人员的工作分配权、奖惩建议权,增强办案团队的战斗力和凝聚力。

案子判出公道,正义自在人心。张学群说,省高院结合案件类型和数量、员额法官分布等实际情况,建立了民事执行、刑事、行政3个专业法官会议,已开始正常运行。并将充分发挥专业法官会议的权威性、专业性特点,对全省法院在判案中提供重要参考、统一法律适用、防止同案不同判等方面提供专业指导,有效提升案件审判质量。

司法责任制落实后,权力到位,责任到人。谁办案谁负责,领导干部打招呼也要负责。2015年2月,中央深改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通过《关于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如果院长、庭长对某个案子打招呼,法官是要记录在案的。这是防止以权力干预司法的“高压线”,也是保障法官独立运行司法权力的“防火墙”,以责任倒逼公正、保障公平。

敢于放权,放权到位,各级法院还要与时俱进,创新监管方式,确保放权不放任,有权不任性。改革后,审判委员会的职能重心从讨论个案,转变到从宏观上总结审判经验,研究审判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切实发挥审判决策、审判指导、审判管理、审判监督的功能作用。

对院长、庭长的放权与监督,从微观的个案审批、文书签发向宏观的全院、全员、全过程的案件质量效率监管转变,推动从整体上提升审判质量和水平。科学确定廉政风险点,建立动态监控和风险预防机制,,组织人事、纪检监察、审判管理等部门要加强协调配合,形成内部监管合力,坚持失责必问、问责必严,促进司法廉洁。